首頁>國內新聞
首頁>國內新聞

鏡觀中國特刊丨舊貌新顏:25村脫貧影像志

時間:2021/02/23

來源:新華
2012年12月
習近平總書記冒著風雪
來到河北省阜平縣駱駝灣村和顧家臺村
這是黨的十八大后
總書記扶貧考察的第一站

一場面向絕對貧困的戰役
在中國全面打響

    8年多來,習近平總書記走遍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先后深入25個貧困村考察調研。田間地頭、房前屋后,總書記躬身探倉廩、圍坐問衣食,看真貧,聽心聲,用樸實堅定的話語指明攻堅方向,為奮斗路上的貧困群眾加油打氣。
    總書記的到訪,給干部群眾鼓足了干勁。如今,這些村子強規劃、補短板,或發展產業,或易地搬遷。屋村巷陌,人和景明,25村滄海桑田、舊貌變新顏


↑青海互助土族自治縣班彥村舊貌新顏


↑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華溪村舊貌新顏


↑河北阜平縣駱駝灣村舊貌新顏


↑山西岢嵐縣宋家溝村舊貌新顏


↑河北張北縣德勝村舊貌新顏


↑安徽金寨縣大灣村舊貌新顏


↑湖南花垣縣十八洞村舊貌新顏


↑云南騰沖市三家村舊貌新顏


↑寧夏涇源縣楊嶺村舊貌新顏


↑貴州黔西縣化屋村舊貌新顏

在這場向貧困宣戰的偉大戰役中
各村因地制宜、各顯神通
探索出了符合自身實際的脫貧路徑

↑甘肅定西市渭源縣元古堆村村民在播撒百合種子。2014年,元古堆村將百合、馬鈴薯種薯和中藥材確定為擴大種植的重點品種。在小額信貸、農業保險等政策支持下,幾年下來,種植面積由2012年的1000畝擴大到了4500畝。村里還組織農戶成立了合作社,統一技術指導、農資供應、產銷對接,提升產品附加值和產業組織化程度,助力村民增收致富(2020年3月11日攝)。
↑湖南湘西鳳凰縣廖家橋鎮菖蒲塘村以現代水果產業為抓手,打造果苗培育、水果種植、果品加工、嫁接服務全產業鏈;通過技術引進、電商推銷等手段帶動產業發展。2016年,菖蒲塘村脫貧出列。2019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3419元,貧困發生率降至0.6%。這是廖家橋鎮菖蒲塘村電子商務中心的主播黃小瓊在直播銷售獼猴桃(2020年9月10日攝)。
↑河南蘭考縣張莊村村民在自家養雞場內收雞蛋。隨著農業規模化經營的開展和引進企業的入駐,村里用工機會和崗位逐漸增多, “農民就地變工人,就業增收不離村”,不少外出務工的張莊人也主動返鄉投身創業。2017年蘭考縣實現整體脫貧(2019年9月攝)。
↑到江西井岡山市神山村做客的外地人同村民一起打糍粑。神山村曾是井岡山最偏遠的貧困村之一。如今這里變身中國美麗休閑鄉村,全村開起了20多家農家樂,80%的村民參與鄉村旅游,人均年收入從不足3000元提高到超過2萬元。2017年2月,井岡山市正式宣布在全國率先脫貧摘帽,成為我國貧困退出機制建立后首個脫貧摘帽的貧困縣(2018年2月16日攝)。
↑游客在江西省贛州市于都縣梓山鎮潭頭村的一處民宿前休憩。潭頭村是贛南老區的一個紅軍村,也曾是貧困村,原有貧困戶109戶。隨著脫貧攻堅的開展,這里舊貌換新顏。2019年,村里成立旅游開發有限公司,全村6個村民小組、162戶村民入股,一同發展農家樂、民宿、研學旅游項目,小小村莊一年迎來研學和旅游者35萬人次(2020年10月21日攝)。
↑這是內蒙古喀喇沁旗馬鞍山村的山葡萄園。近年來,馬鞍山村以脫貧攻堅為契機,大力發展山葡萄產業,通過實行規模化、延長產業鏈、提升附加值“三步棋”,馬鞍山村把葡萄架上的“紫珠珠”變成了老百姓腰包中的“錢串串”。2017年,實現整村脫貧出列。2019年底,全村除2戶3人因病致貧外都擺脫了貧困,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4654元(2020年5月30日攝)。
↑在河南省信陽市光山縣文殊鄉東岳村電子商務示范站,工作人員在發快遞。近年來,東岳村大力實施“電商+產業+服務”發展路徑,成立了村電商服務中心,建起集多種功能于一體的電商服務體系,積極發展農村電子商務,推動電商扶貧工作,拓寬本地農副產品銷售渠道,實現線下體驗和線上熱銷的緊密互動(2020年12月15日攝)。
↑陜西柞水縣小嶺鎮金米村村民肖青松在采摘木耳。位于秦嶺深處的金米村,這幾年在當地和對口企業幫扶下,建起了智能木耳大棚、木耳培訓中心等項目,還引進龍頭企業建起年產2000萬袋的菌包廠,將木耳作為脫貧主導產業。2020年前三季度,金米村電商平臺網上銷售木耳總值達2300萬元。截至2019年底,金米村累計脫貧187戶549人,貧困發生率降至0.23%(2020年4月22日攝)。

↑2004年,為了響應國家號召、保護日益脆弱的三江源生態,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唐古拉山鎮的128戶牧民翻越昆侖山,搬遷到420多公里以外的格爾木,在市區邊上新建長江源村。從雪山腳下到城市郊區,牧民們學習技能融入新生活,飲食結構和衛生習慣也有了新變化。村里的年輕人學文化、開公司,用雙手改變自己的命運。2017年,長江源村正式脫貧摘帽。2019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7萬元,比2004年搬遷時增長10多倍,是2015年的1.4倍。圖為長江源村村貌(2020年5月13日攝)。
↑在青海海東市互助縣五十鎮班彥新村,剛剛遷入新居的兒童手捧新買的衣服。班彥新村129戶村民原來居住在海拔2800米的山上。脫貧攻堅精準識別時,這個村貧困發生率高達57%。2016年,受益于易地扶貧搬遷政策,村民們整體搬遷到山下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的新村。新村水、電、天然氣等一應俱全;農家樂、扶貧車間等政策的落實,也讓移民們的生活有了保障(2017年1月27日攝)。
↑趙家洼村曾是呂梁山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的深度貧困村,村里只有900畝貧瘠的坡上旱地,生存條件十分惡劣。2017年,趙家洼村易地搬遷全部完成。位于岢嵐縣城的廣惠園移民新區,成為村民們的新家。這里學校、幼兒園、醫院、休閑小廣場應有盡有,百姓們的日子越過越敞亮。上圖:已被拆除復墾的山西省岢嵐縣趙家洼村(2018年2月12日攝);下圖:岢嵐縣廣惠園新村一角(無人機照片,2018年2月13日攝)。
↑在位于大涼山腹地的四川昭覺縣三河村,馬海日聰(右一)喜搬新居,這一天,三河村首批29戶、168人告別居住多年的土坯房,搬入易地扶貧安置點的新家。2020年,三河村的9個扶貧安置點全部完工,貧困戶全都搬進了新房(2019年2月11日攝)。
↑寧夏吳忠市紅寺堡區紅寺堡鎮弘德村扶貧車間村民正在加工紙箱,這是一家閩寧協作的扶貧工廠,車間工人都是附近的村民。弘德村是生態移民村,為了讓從山窩窩里搬出來的鄉親們穩得住、能致富、扎下根,村里引入企業從事紙箱包裝業務,解決了一百多人就業問題(2020年6月7日攝)。

↑近年來,阜平縣積極推進健康扶貧,在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救助“三重保障線”基礎上,財政投入資金,為困難群眾提供防貧保險。同時,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聯合組隊,定期上門問診,保障困難群眾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同時有效銜接低保政策與扶貧政策,切實兜住了困難群眾的生活底線。上圖:河北阜平縣龍泉關鎮顧家臺村村醫薄利走在出診的路上(2020年4月15日攝);下圖:在河北阜平縣龍泉關鎮駱駝灣村,村醫霍建國為村民把脈(2020年4月15日攝)。
↑寧夏永寧縣原隆村原隆小學老師用電子屏給孩子們上課。位于閩寧鎮的原隆村,是一個易地移民搬遷形成的新村。在上級支持和福建對口幫扶下,原隆村統籌使用各類資金,做到了家用設施接近城里,公共服務便利完善,政策兜底暖人心窩。如今在原隆村,孩子們走幾百米就能到學校,到鎮上讀高中坐公交車十幾分鐘就到,村民有個小病小痛在家門口隨時能治,醫保報銷、戶籍登記等十幾項服務不出村就能享受(2019年9月3日攝)。
↑四川昭覺縣火普村幼教點老師在給孩子們上課。近幾年,教育扶貧讓越來越多的火普村村民認識到,只有讀書才能斬斷窮根,改變命運。以前村民們一見面,比的是誰家子女多,現在比的則是誰家子女學得好。目前,全村137名適齡兒童全部入校讀書。村里還建成兩個幼教點,確保幼兒學前學會普通話(2019年3月11日攝)。

走上脫貧路,今昔兩重天

8年多持續奮斗
讓貧困地區發生了歷史性變化
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貧困縣全部摘帽
近1億貧困人口實現脫貧
25個村的變化,正是偉大戰役勝利的縮影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
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
春天又至
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
更加美好的日子正一步步成為現實


特黄特色三级在线观看